越光阅读网-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
繁体版

大结局 携手归隐

只那寻这个游僧处?”老者道:大结“重赏之下,大结必有勇夫。老爷唤那程某出来,说与他知道。他家道殷实,要明白这事,必然不吝重赏。这游僧也去不久,不过只在左近地方,要访着他也不难的。”通判依言,狱中带出程朝奉来,把老者之言说与他。程朝奉道:“有此疑端,便是小人生路。只求老爷与小人做主,出个广扑文书,着落几个应扑,四处寻访。小人情愿立个赏票,认出谢金就是。”当下通判差了应扑出来,程朝奉托人邀请众应扑说话,选送了十两银子做盘费,又押起三十两,等寻得着这和尚,即时交付,众应扑应承去了。

幽丛自落溪嵓外,局携不肯移根入上都。大卿问道:手归“仙庵共有几位?”空照道:手归“师徒四众。家师年老,近日病废在床,当家就是小尼。”指着女童道:“这便是小徒。他还有师弟在房里诵经。”赫大卿道:“仙姑出家几时了?”空照道:“自七岁丧父,送入空门,今已十二年矣。”

赫大卿道:大结“青春十九,正在妙龄,怎生受此寂静?”空照道:“相公休得取笑!局携出家胜俗家数倍哩。”赫大卿道:局携“那见得出家的胜似俗家?”空照道:“我们出家人,并无闲事缠扰,又无儿女牵绊,终日诵经念佛,受用一炉香、一壶茶,倦来眠纸帐,闲暇理丝桐,好不安闲自在。”大卿道:“闲暇理丝桐,弹琴时也得个知音的人儿在旁喝采方好。这还罢了。则这倦来眠纸帐,万一梦魇起来,没人推醒,好不怕哩!”空照已知大卿下钓,含笑而应道:“梦魇杀了人也不要相公偿命。”大卿也笑道:“别的魇杀了一万个全不在小生心上,像仙姑恁般高品,岂不可惜!”两下你一句,我一声,渐渐说到分际。手归大卿道:“仙姑卧房何处?是什么纸帐?也得小生认一认。”

空照此时欲心已炽,大结按纳不住,大结口里虽说道:“认他怎么?”却早已立起身来。大卿上前拥抱,先做了个“吕”字。空照往后就走。大卿接脚跟上。空照轻轻的推开后壁,后面又有一层房屋,正是空照卧处。摆设更自济楚。大卿也无心观看,两个相抱而入。有《小尼杂曲》儿为证:小尼姑,局携在庵中,局携手拍着桌儿怨命。平空里吊下个俊俏官人,坐谈有几句话,声口儿相应。你贪我不舍,一拍上就圆成。虽然不是结发的夫妻,也难得他一个字儿叫做肯。

二人不提防女童推门进来,手归连忙起身。女童放下茶儿,手归掩口微笑而去。看看天晚,点起灯烛,空照自去收拾酒里蔬菜,摆做一桌,与赫大卿对面坐下。又恐两个女童泄漏机关,也教来坐在旁边相陪。空照道:“庵中都是吃斋,不知贵客到来,未曾备办荤味,甚是有慢。”赫大卿道:“承贤师徒错爱,已是过分。若如此说,反令小生不安矣。”当下四人杯来盏去,吃到半酣,大卿起身捱至空照身边,把手勾着颈儿,将酒饮过半杯,递到空照口边。空照将口来承,一饮而尽。

到次早,大结空照叫过香公,大结赏他三钱银子,买嘱他莫要泄漏。又将钱钞教去买办鱼肉酒果之类。那香公平昔间,捱着这几碗黄淡饭,没甚肥水到口,眼也是盲的,耳也是聋的,身子是软的,脚儿是慢的。此时得了这三钱银子,又见要买酒肉,便觉眼明手快,身子如虎一般健,走跳如飞。那消一个时辰,都已买完,安排起来,款待大卿,不在话下。到得京师,局携那时刘万户新起用,局携好不声势赫奕,世高穷酸,如何敢近?旁边又没个传消息红娘,小姐如何知道文生在此,况客中金尽,东奔西去,没个投奔,好不苦楚。兼之腊月,朔风凛凛,彤云密布,悠悠扬扬,下起一天雪来。文生冒雪而往,只见前面一个婆婆,提着一壶酒,冒雪而来,就像施十娘模样,渐渐走到面前。

施十娘抬头一看,手归见是文生,手归好生惊恐,啐了一声,也不开言,连忙提了酒壶,往前乱跑,口里只管不住的念:“观世音菩萨!救苦救难的菩萨!”文生见他如此害怕,晓得他疑心是鬼,便连赶上几步,道:“施十娘不要心慌,我不是鬼,我有话与你说!”那施十娘心慌,也不听得他的话,见他紧从后面赶来,越发道是鬼了,走得急,不料那地下雪滑,一交跌倒,把酒罐儿弄翻在地,连忙爬起,那酒已泼翻了一半。文生忙上前扶住,道:“老娘不须怕得,我不是鬼。施十娘道:大结“我不信。那棺材又是钉的,大结棺上又有土盖了,如何走得出来?”文生道:“不知那时有甚么人,来撬开棺木,要盗小姐首饰,却值我气转还魂那人就惊走了去。我见小姐尸首,知是为我而死。”并小姐亦还了魂的,细细说了一遍。

施十娘道:局携“如今相公进京来何干?”文生道:局携“谁知小姐父亲上京做官,驿中遇着了小姐,岳丈嫌我穷酸,竟带他女儿进京,将我撇下。我感小姐情义,不忍分离,只得在此伺候消处。今日冲寒出来,又访不得一个音问,却好撞着老娘。不知老娘也到此住下为何?”施十娘道:“因你那日死后,我却心慌惧罪,连夜与侄儿搬移他处。后因我女儿嫁了京中人,我也就同女儿来此,尽可过活。相公既此无聊,何不到我舍下,粗茶淡饭,权住几时?一边温习经书,待功名成就,再图婚娶,何如?”文生正在窘迫之际,见施十娘留他,真个是他乡遇故知,跟了十娘就走。走不上数十家门前,手归便是他女婿家。施十娘叫出女婿来见了,手归分宾主而坐,说其缘故。那女婿嗟讶不已。妈妈就去把先前剩下的半壶酒,烫得火热,拿两碟小菜儿,与文生搪寒。自己就到外厢,收拾了一间书房,叫文生将行李搬来。

俄罗斯性交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