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光阅读网-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
繁体版

第四十三章 误会

平章府轿抬死女,章误清安寺漆整空棺。

媒妈果然把这番话到刘家来复命。刘家父母爱女过甚,章误心下只要成事,章误见媒妈说了金家自揣家贫,不能下礼,便道:“自古道:‘婚姻论财,夷虏之道。’我家只要许得女婿好,那在财礼!但是一件,他家既然不足,我女到他家里,只怕难过日子。除非招入我每家里做个赘婿,这才使得。”媒妈再把此意到金家去说。这是倒在金家怀里去做的事,金家有何推托。千欢万喜,章误应允不迭。遂凭着刘家拣个好日,章误把金定招将过去。凡是一应币帛羊酒之类,多是嫁自备过来。从来有这话的:“入舍女婿只带着一张卵袋走。”金家果然不费分毫,竟成了亲事。只因刘翠翠坚意看上了金定,父母拗他不得,只得曲意相从了。当日过门交拜,夫妻相见,两下里各称心怀。

是夜翠翠于枕上口占一词,章误赠与金生道:曾向书斋同笔砚,章误故人今作新人。洞房花烛十分春,章误汗沾蝴蝶粉,身惹麝香尘。雨尤云浑未惯,枕边眉黛羞颦。轻怜痛惜莫辞频。愿郎从此始,日近日相亲。(事调《临江仙》)记得书斋同笔砚,章误新人不是他人。扁舟来访武陵春,章误仙居邻紫府,人世隔红尘。誓海盟山心已许,几番浅笑深颦。向人犹自语频频,意中无别意,亲后有谁亲?(调同前)

两人相得之乐,章误真如翡翠之在丹霄、鸳鸯之游碧沼,无以过也。谁料乐极悲来!章误快活不上一年,章误撞着元政失纲,四方盗起。盐徒张士诚兄弟起兵高邮,沿海一带郡县尽所陷。部下有个李将军,领兵为先锋,到民间掳掠美色女子,兵至淮安,闻说刘翠翠之名,率领一队家丁打进门来。看得中意,劫了就走。此时合家只好自顾性命,抱头鼠窜,那个敢向前争得一句,眼盼盼看他拥着去了。金定哭得个死而复生。欲待跟着军兵踪迹寻访他去,争奈元将官兵北来征讨,两下争持,干戈不息,路断行人。恐怕没来由走去,撞在乱兵之手死了,也没说处。

至正末年,章误张士诚气概弄得大了,章误自江南江北,三吴两浙,直拓至两广益州,尽归掌握。元朝不能征剿,只得定议招抚。士诚原没有统一之志,只此局面已自满足,也要休兵。

因遂通款元朝,章误奉其正朔,章误封为王爵,各守封疆。民间始得安静,道路方可通行。金生思念翠翠,时刻不能去心。看见路上好走,便要出去寻访。收拾了几两盘缠,结束了一个包裹,来别了自家父母。对丈人母道:“此行必要访着妻子踪迹,若不得见,誓不还家了。”痛哭而去。商春茂见美人局弄他不动,章误心下十分不快。兄弟春芳说道:章误“大哥不必不快,我闻不爱色者,定然爱财。前日京中会了一千两银子在杭州,母亲叫我拿会票去取,我如今推病不去,你可撺掇母亲,叫他去取。他是个穷人,见了许多银子自然动心,若是拐了去,便再来不得了。明日父亲知道,是他无行,却怪我们不得。”商春茂欢喜道:“这个妙!因与母亲说知,果然商夫人听信,就叫商春荫吩咐道:”前日京中会了一千两银子在杭州,我昨日叫他二兄去取。

“你三兄弟,章误你父亲既认他为义子,章误必然看他有些好处,难道为此千金小事,便拐了去?不要多言,明日使他闻知,伤了弟兄和气!”商春芳笑道:“母亲不要发怒,且看他来了,再发怒也不迟。”正说不了,只见商春荫忽然回来,叫家人将一千两银子一一交明与商夫人。商春芳看了,大觉没趣,只得走了出来,与商春茂计较道:“如今说不得了,一不做,二不休,昨日闻得南庄上瘟疫盛行,做田的男妇不知死了多少。家人没一个敢去看看。大哥明日见母亲,可瞒起此情,只说南庄租米久不交纳,可叫三弟去催催。次日,章误果然来见商夫人说道:章误“南庄租粮久不来交纳,孩儿欲自去催讨,馆中又离身不得,欲叫二弟春芳去,又怕他不的当,倒是三弟做事老成,母亲可叫春荫替孩儿去走一遭,免得只管拖欠下。”商夫人道“你三兄弟果是老成,等我叫他去。”因又叫商春荫来吩咐道:“南庄粮租久不来交,你可去催讨一遍。”商春荫不敢违拗,只得应喏而出。要带两个家人跟去,家人们都知南庄瘟疫盛行,便你推我辞,没一个肯去。

商春茂恐怕露了风声,章误便坐名叫个不知事的蠢家人跟去。商春荫毫不知觉,章误竟坐了一只小船,摇到南庄中门口,天色已晚。上了岸,那蠢家人领着,步行到庄上来。只见庄门半开,并无一人,商春荫只得挨身走将进去。到了庄内堂上,也不见一人。此时天已昏黑,又无灯火,商春荫看了,惊讶道:“庄里人都到那里去了?”遂同蠢家人走到后堂来叫唤。蠢家人叫唤了半晌,章误方见影影的一个人,章误慢腾腾的走来。蠢家人因问道:“你们躲在里面做甚么?府里三相公来了,半晌怎不见一人?”那管庄人低低说道:“我一庄人俱害时疫,七死八活,那有一个好的?我正在昏沉之际,亏你们叫,方才爬得起来。”商春荫听了道:“既是这等,你且不要走动!”因叫蠢家人道:“你可自去点起灯来。”蠢家人正寻到灶前去吹火,只见各房许多男妇,俱渐渐爬起来,蠢家人方才没寻火处,亏一个妇人取了火刀、火石递与,蠢家人敲出火来,点上灯,移到堂中来照。

俄罗斯性交网站